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杨帆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杨帆门”的建设者  

2008-01-23 23:11:3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“杨帆门”的建设者

 

黄纪苏

 

杨帆成“门”了。我围着门走了走,想看看杨帆怎么了。结果发现杨帆没怎么,他执行学校的纪律,执行的粗暴了,确有失当之处。不过事出有因,错不在一方。而且无论怎么算,好像也算不上大事。

 

算不上大事居然就成了大事。法大的同事萧瀚教授要和杨帆“不共戴天”,因为他的教学理想是让学生自由自在——学生逃课只说明老师没魅力。因为不共戴天,萧教授递上辞呈,讲了“最后一课”。我愿意相信萧君是个酷爱自由的性情中人(坦率地说,他的最后一课讲得很动人);我也倾向于靠文化靠道德而不是靠管卡压培养下一代——文化在学校这样的文化机构再派不上用场,别处就更没希望了;我也乐见天下的老师大多“望之俨然,即之也温”,别说研究生了,就是本科生有机会也应跟着先生“沐乎沂,风乎舞雩,咏而归”。但普遍的现实是,80后的大学生中子路颜渊的比例并不很高。那么靠“德治”或所谓“人格魅力”来春风化雨,恐怕就不能成为——而且也没成为过——唯一的教学管理方式。实行点名外加威吓的“法家路线”,虽不足称赏却可以理解,尤其是在嚷了多年“依法治国”的今天,在专门培养法律人才的法大,在刚主张完“程序公正”的知识分子嘴皮底下。就算学生与老师是顾客和服务商的关系,是要自由的逃课(萧教授说逃课是自由的象征),还是要严厉的管教,恐怕也得听听学生家长的意见,因为是他们把一张一张攒下的钱或一家家借来的钱一次性交了学费。我不知道萧教授为什么非要上“最后一课”,把自己弄得跟烈士似的,难道就因为别的同事没遵循他那说是也是、说非也非的教育理想么?不理想甚至反理想的老师学院路两侧人山人海,而且也不是这两年才冒出来的,萧教授眼里这么不揉沙子,怎么会等到今天才上“最后一课”呢?还有,法大的何副院长撰文赞美箫教授的有德而无法,我知道他在说什么,但不知道他说这些是要干什么。

 

杨帆这件事一出,许多自由精英也随之而出。他们中有的我了解,在公私关系中混横混横的;有的真是拿写文章当上厕所了;有的在公共场所满嘴的男根女阴,跟嚼口香糖似的。这些人忽然对久违的“五讲四美”也就是“德治”表现出罕见的热忱,对没能“五讲四美”的“左棍”杨帆表示了齐刷刷的义愤。我知道他们要干什么,他们要修一座“杨帆门”。“杨帆门”的这些建设者大都属于“星期六义务劳动者”,但有的差不多已是专业泥瓦匠。无论业余还是专业,他们的对工程的兴趣要远远大于对具体个人具体个案的兴趣。杨帆的事就那么大,再热火朝天怕也修不成个德胜门。倒是泥瓦匠们憋足了的能量和干劲令人感叹。我不知道“杨帆门”落成之后,还会有些什么更宏伟的工程在等着他们。

 

我不知道今年等着我们的,会不会是一个多事之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7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