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杨帆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浦志强:“教授骂街”之我见  

2008-01-09 07:35:2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杨帆教授刚刚“头痛医脚”,他居然面对着出勤了的好学生“恶向胆边生”,臭骂了逃课或先行走掉的不在场的“坏”学生。据说在争执当中,大教授还被一位小女生给“踢”了两脚。新年伊始,政法大学课堂上的这则丑闻,听来让人惊诧。我不明白,师生间就算有啥的“深仇大恨”,至于闹得如此满城风雨吗?

    我注意到这件事儿,是因为与杨帆教授有过两面之缘,感觉他身上出这种事儿不稀奇,二是自己也进过政法大学,“就饭”期间有过特殊的经历,至今还刻骨铭心,所以老惦记这家号称最“政法”的普通高校。希望母校混得壮,留意着它的新成就,有没有在大会堂新租场子,会不会出丑让不爱好和平的世界人民看笑话啦,等等等等,人同此心。其实我也挺关心北大三角地的命运的,可北大的事儿轮不上我操心啊,上边儿还不是说拆就拆了,号称清流满地的北大,连个响屁也没能放出来。咱就只能关心关心法大了,杨帆教授气焰嚣张的冲冠一怒,于是乎映入我的眼帘——这又咋的啦?

    料想这些年政法大学的成就,应该是大大的有了。原来说政法大学在昌平,县城东关荒凉得很,现在改说昌平在政法大学了,哪儿都繁华似锦了,房价快上万了。普通高校的花样多,以“显学”为主营业务的法大,赶上这拨儿依法治国的“咸带鱼”,吃下了那么多张糖饼,不可能老是“一条没钓来”,用不着去鱼市买鱼也早就鱼满舱了。风闻母校尊重文凭引进不少奇才,连荣获了美国院士的高人都纳入麾下,足见领导者就算来自齐鲁,但他不是武大郎。更难得的是,母校唯才是举英雄不问出身了,教育部的处长只要屈尊下嫁,走运了来这儿了,没准都能当个副校长。常言道,重赏之下必有武夫,筑巢引凤之后的法大,如今是既有法学院又有商学院,杨帆教授肯来商学院坐堂,该是学生们天大的造化才对,可怎么会吵架吵到不可开交呢?

    原来是学生们逃课逃得不得法,教授应对得明显不着调;是学生逃课气懵了教授,然后是教授骂街气疯了学生,丑闻发生了而且泄露了,这便是我眼中“杨帆事件”的因果。先说学生,逃课得有讲究,谁都逃过课,你得看人下菜碟儿,你不能逢课便逃,不能谁的课都逃,尤其不能逃最后一课。杨帆教授生猛异常,业内有口皆碑,选课时有眼不识泰山也就罢了,逃课前总该上网再打听打听,要知道你是不是惹得起他。所以明智之举,是要么既选之则安之,选了就甭打算逃,否则将面临严重后果,要么干脆别选,反正他不能绑票儿——除非必修课不选他没辙。举例来说,当年吴仁华先生讲文献学史,总共就我们俩人儿听,我和师兄也轮着逃过,但他不曾动怒,师徒情同莫逆;国际共运“崩盘”前夕,共运史恩师堂堂点名,前半场熙熙攘攘,后半场冷冷清清,老师索性取消了中场休息,我们则待之以通宵的扑克——早上撞门进去,找个旮旯儿坐下,应卯呼呼睡去,彼此相安无事。

    以杨帆教授的涵养,能忍到最后一课才大发雷霆,学生们该知足了。他毕竟不是萧瀚啊,不是以谦逊见长的书生,他可是走到哪儿横到哪儿,在江湖上脚面水平蹚惯了,怎么能咽不下这口气。但堂堂的大牌儿教授,关起门儿来跟自己学生玩儿颠峰对决,怎么看怎么等于给自己搅局,何况剩下的都是人中之选,他们是你的铁杆儿学生他们没有逃课啊。窃以为教授不仅不智,而且大可不必。这下儿好了,网上情景再现,让最广大的人民群众直纳闷儿,心说怎么这大学教授都跟流氓似的,斯文扫地了还不算完,恐怕接着还得擦地——“长太息以掩涕兮”,教授这样儿真不值。

    我理解杨帆教授的苦恼:为人师表的行当,往台前一站,好歹传道授业解惑,要能有郭德刚那人缘儿多好,千把块钱一张票,进来不乐意听了,想走你都挤不出去;一亮相就有碰头彩儿,临了返场谢幕,还得再说一个钟头;顶不济了,也得有贺卫方那气派,一场下来要是没能挤倒主办方的两堵承重墙,哪怕大家也依依不舍的,那都算是惨败——杨帆教授对学生逃他的课冒火,这属人之常情。我不理解的,是他那火干嘛冒出来三丈高,我的课也被逃到所剩无几,一场讲座才三十来人,其中一定有托儿,我不也是笑容可掬照讲不误吗——我总不能一看人少,就在台上不打算活了吧?

    谁都知道,逃课的学生未必真有出息,但不分啥课从来不逃的,一定不会太有出息,莫非杨教授从小到大就没逃过课?那你又何以有如此大的出息呢?想想过去看看眼前,既然自己逃课得家常便饭,将心比心,而今哪怕只剩下桌椅板凳,也不好全怪到学生头上。再说你毕竟有权让他“挂科”嘛,何必开口骂人呢?

    印象中原来大学里有很多课,简直瞎话连篇,讲的和听的都昏昏欲睡,这种要是课不逃,的确耽误时间。现在学校咋样了,我很隔膜。但我想杨帆教授的课,总该言之有物,观点如何姑且不论,他是学者,肚子里总该有料,学生们一概逃之夭夭,这道理恐怕说不通,杨教授该生气的。可是话又说回来,当年我们上学国家花钱,不交学费还领工资,人家出钱安排工作要拿你当永不生锈的螺丝钉使唤,投资人书里夹带些胡言乱语,似乎硬气一些,所以逃课也约等于追求自由,而且有“国有资产流失”的含义在焉;如今时代不同了,可怜天下父母心,为供孩子上学爹妈累到吐血,学生花着爹娘的血汗,能考进政法大学的,都是万里挑一的人才,要是说他们会不分青红皂白地一逃了之,我也不全信。

    学校提供的既然是有偿服务了,教师就该真有学问,要好好备课该尊重人格。只要讲义津津有味,讲得有滋有味,不是光卖门票不卖力气,学生是不会逢课便逃的。倘若提供的还是二十年前那种教育,又要严防死守不让逃课,那岂不是收了学费谋了钱财,还非要耽误时间害死孩子的性命不可吗?邓公说贫穷不是社会主义,要是让我说呀,谋财害命的教育,不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大学教育。

    其实,学生们逃些课不要紧的,他们还是孩子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兴趣,听课的也不会都成为杨帆那样的本土经济学家;要紧的是,这回他们被名教授骂了个狗血喷头,身心受伤那是一定的;教授批评学生们逃课也不要紧,要紧的是教授臭骂了学生,而且这事儿闹大了。学生们是有点麻烦了,“挂科”难免,除非教授自杀或者他杀了;教授也有些麻烦,这么难伺候的教授,看以后谁还敢选你的课!学生们选别的课把学分修够也就是了,反正逃课了没有成绩也不算吃亏;但日后若真是没人选杨帆教授的课了,“扬帆”想起航时却总是门可罗雀,就算你是校长大人的同学,有他在位没人能把你从法大逐出去,但老这么呆下去,有劲吗?

    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,总有办法把坏事变成好事。既然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大学里,师生关系这么难处,这无疑是一个跨世纪难题,完全可以孵化成一门新的学科。政法大学从“杨帆事件”入手,把他树为新学科带头人,招兵买马组建个新学院,打报告申请部级课题科研经费,如此不仅化被动为主动,取得比证据科学学院还领先国际水平的成就,也未可知啊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招儿奏效的前提,是赶紧从教育部大权在握的小处长里边引进人才,给他们先弄个师长旅长的干干,那就一切好说。

    浦志强  2008年1月6日于北京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6)| 评论(3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