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杨帆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09年8月6日  

2009-08-06 21:46:4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积极稳妥推动反抄袭斗争

     ------西南交大副校长黄庆案例分析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中国政法大学   杨帆  

 

    2009年3月教育部下发清查学术不端行为文件,责成各高校领导负责,年底检查。几个月来有许多抄袭剽窃被揭露,包括辽宁大学副校长陆杰荣、广州中医药大学校长徐志伟,一些院士和长江学者等。相信还会有更多的问题被揭露。

    各学校处理不一,如辽宁大学副校长陆杰荣在《哲学研究》以第一作者发表文章,抄袭的责任由第二作者学生承担,这是不应该的,一个学生不可能在《哲学研究》发表文章。辽大和他本人高调向社会道歉,但没有定性处理。同时,《学术批评网》两次被黑客攻击,攻击来自沈阳。

    有些名人被揭发,不能容忍,把揭发者以损害名誉罪告到法庭,如西安交大束鹏程教授、长江学者李连生教授。以前还有南京财经大学法学院院长沈木珠夫妇起诉《学术批评网》,至今还在诉讼过程之中。

    被处理的问题可能只是冰山一角,被各单位所掩盖的比被揭发的更多。教育部能不能真正贯彻自己文件值得怀疑,这就是奥尔森所揭露的,利益集团造成行政管理的失控。没有全社会舆论的配合,没有教育部进一步措施加以促进,估计许多学校领导在掩盖自己的问题,准备拖到不了了之。

比较积极稳妥处理问题的,是西南交大。给我们的启发是:

 

首先,正确维护学校声誉

名牌高校必须明确自己的社会责任

 

    西南交大一个百年老校,有荣誉感,认真严肃处理问题,拿掉了一个副校长的博士和博导,非常彻底。维护了自己的荣誉。

    给我们的启发是:任何单位领导都不要再以维护学校声誉为理由,包庇自己内部的问题,反对公开化。

这个话语权首先应该确立。希望以后不要让我们再听到哪个学校的领导振振有辞,说我们单位是为了自己的荣誉,才掩盖问题的。这不是维护学校荣誉,而是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和决策错误,甚至内部腐败。

    有的领导把学校作为自己的私人财产,以为自己的一切所作所为都是为了维护学校声誉所必须,别人所做的都是损害学校声誉的。这是非常大的误区,应该清醒清醒了。

    企业有社会责任,高校难道就没有吗?难道可以随便处理问题,不顾社会舆论,甚至抵制上级指示吗?中央有明确文件,这可是要问责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二,正确认识反对派的动机和作用

 

    对副校长的处理肯定非常慎重,这是此案拖了两年多的原因。其内部矛盾相当大,互相揭发已有很长时间,真有那么一伙人和黄庆过不去。先揭露黄庆两篇文章,学校没有追究。2007年12月黄庆博士论文是匿名被检举,后来需要实名了,又出来七个人实名举报,看来内部反对派有势力,态度非常坚决。如果他们一伙人坚持要查到底,校长也未必积极处理副校长。

    这就是说,有内部矛盾,对反对学术腐败有利。没有反对派,就没有坚持处理问题的动机,仅靠上级文件,社会舆论,和领导道德,是靠不住的,如果领导想掩盖,拖久了,就是不了了之。只有结怨深,反对势力大,才有能力长期坚持处理,使问题最终不能掩盖。我不了解西南交大情况,只是借题发挥而已。

    反过来,想掩盖问题的单位就一定寻找机会打击反对派。有些案例各打五十大板,从法制和管理角度看不可理解,其实从政治角度绝顶聪明。打压反对派,可以消除揭发问题的动力,歪曲问题性质,这是掩盖问题的最好办法。

    打击反对派需要有口实。困难的口实之一是:这是历史矛盾造成。第二是揭发者动机不纯,是争权夺利,把整顿学术变成打击他人工具。第三,是他们蓄意把事情挑大,影响了学校声誉。

    第四,他们死盯着不放,干预审查进程。第五,不能造成先例,由反对派主导进程。如何审查和定性处理是领导的权利,不是群众的权利,不能容许他人插手。即使要处理抄袭者,也要同时打击这些反对派,不能让他们得到好处。成为先例,以后学校就乱了,互相揭发起来,怎么得了?这就是顺手牵羊,顺藤摸瓜,借被揭发者打击报复之手,把揭发一方也给打击一下子。

    如何打击?利用被揭发一方去反告啊。先查你自己有没有抄袭?如果没有,查你历史前科,文化革命的传统啊。

    总之,把反动派搞得越臭,就越能把水搅浑,达到包庇抄袭的目的。这就是同时打击反对派的理由,真是高瞻远瞩,聪明绝顶。没有一点国际人权的眼光,不敢蔑视社会正义和舆论,不敢违反基本法制原则,心不黑手不辣,不认识几个大领导的秘书,还真的不敢冒这个天下之大不违。当然,西南交大的校长没有这么大魄力和野心。

   包庇掩盖学术腐败的另外一个手段,就是混淆视听。比如说:社会科学谁不抄?天下文章一大抄。大家都一样,为什么你要揭发别人?说明你道德卑鄙。

   这里有一个误导:抄,不等于抄袭。文字不是我们创造的,因此我们都在抄汉字抄字母。但是不能大段抄他人成果,引用要有索引。不注明出处才叫抄袭。世风浮躁,相当多的教授几乎是法盲,他们自己连抄袭剽窃概念没搞清就带学生,难怪这么多抄袭。

   西南交大思路没有混淆,没有各打50大板,而是作为学术问题认真审理,是正确的。如归为团结问题,其实质就是以动机定是非,破坏法制基本原则,在客观上包庇抄袭,打击举报人。

   其校长英明。从历史唯物主义观点看,我还是强调,针对黄庆的反对派有势力,起了关键作用。这反对派的动机和道德可能有问题,但法制社会不能以道德和动机判案,只能以法律为依据,以事实为准绳,揭发者只承担诬告的责任。

 

第三,必须纠正学术民主制度大误区:

不能以繁琐投票和多数票取代科学鉴定

教育部马上拿权威的定义出来!

取消学术道德委员会定性的权利!

改由第三方权威机构执行定性的责任!

 

    西南交大的程序是根据教育部规定做的:

    1.受理匿名举报。许多部门都规定了实名举报制,但有惯例,如果知道了线索,也可以自己调查。西南交大实际受理了匿名举报。

    报导是:2007年12月,学校接到关于副校长黄庆博士学位论文第四章涉嫌抄袭匿名举报后,极为重视,责成研究生院着手调查。

   2.引入了第三方权威专家做鉴定,是西南交大的最大创造和贡献。

   研究生院联系国内外6位该学科的资深专家进行评审,评审结果于2008年3月20日左右返回,其结论是抄袭成立。
    3、新成立机构和立规矩

2008年4月,学校学术委员会正式设立学术道德委员会,制定《西南交通大学学术道德规范》

   4.匿名转为实名

按照教育部要求实名举报。学校4月收到七人联合署名报告,要求调查。学术委员会责成学术道德委员会审理。

   5.2008年11月学术道德委员会提出定性结论建议,抄袭成立。

   6.2009年6月6日,校学术委员会主任陈春阳校长主持召开校学术委员会,黄庆和举报者双方分别陈述,到会委员29人投票表决,当场宣布结果为抄袭。应是三分之二通过。

   7.7月10日,校学位委员会投票取消黄庆博士学位,撤销研究生导师,上报国务院学位办备案。

 

   有些深层次问题值得研究。三个月前我在新浪网访谈提出问题:抄袭与不抄袭,这样涉及学者一生名誉的大事,性质究竟由谁最后决定?是校外六权威专家的科学鉴定,还是学术民主:依靠校学术道德委员会,和学术委员会的三分之二多数票?教育部没有答理我,难道他们那么多专家,就真的那么内行,看不懂我所说的东西吗?他们的文件和程序没有欠缺吗?特别,他们真正理解了民主和自由,民主和科学的关系吗?

我认为:学术委员会应无条件接受权威专家的鉴定意见。定性问题,不是学术民主制能够决定的。

 

   科学与民主职能完全不同,在中国的学术民主和其他一些鉴定中有严重混淆。鉴定属于科学范畴,应由独立第三方权威机构和专家匿名评审,独立做出,象公安法医鉴定。自杀还是他杀,难道可以去投票表决吗?

   任何民主机构都没有权利,没有能力,由三分之二多数来表决,事实是否存在,事实的性质是什么。这是科学家的问题。

   多数票不可靠,委员的道德不可靠,最关键的是没有详细的定义,没有定义和细则,投票就没有根据。这涉及民主的重大理论问题:多数票的局限性在哪里?权威性科学鉴定可以被民主程序否决吗?

   学术道德委员会应无条件承认权威鉴定。如何体现权威?首先是有权威的定义,什么是抄袭剽窃?第二是聘请独立第三方,至少三个机构,七名权威专家参加。

   现在的问题是:关于抄袭和剽窃的具体定义不清楚。教育部不去明确定义,而是规定多次反复投票,并要求三分之二票才能通过,似乎经手人越多,就越慎重,结论就越正确,这是走错了路径,既没有公平更没有效率,徒增一群委员。造成当事人拉选票,院外活动猖獗,腐败更大,引起的人事矛盾更广。

   定义和规则不清,一万个委员投票一万遍,也无法正确定性。这就是学术审查中间以民主代替科学和法制的极大误区。难怪盛行多年的学术民主制搞得越来越腐败,教授和领导争当评委,贿赂盛行,这也不能只从委员的道德上找原因。脱离了科学和法制的民主制度,看似合理,其实就是腐败的源头。

我呼吁学术界的民主斗士们,帮助教育部把自己内部学术民主搞好吧!

 

          第五,对于人的处理要慎重:

         防止扩大化和把当事人妖魔化

 

    民主程序难免出现行政干预和拉选票,如果学术道德委员会意见与专家鉴定不同,就非常尴尬了。

    西南交大没有出现这样的问题,这不是制度完善的结果,而是有偶然性的。他们领导态度坚决,没有失控,学术委员预先达成了一致,反对派力量强大,黄庆副校长拉选票能力不高,在学校势力不大。否则一个副校长,要在三个委员会都以三分之二票认定抄袭,拿掉博士学位也很难。何况他的抄袭不是非常明确,有可争议之处。

    查处抄袭是完全必要的,在定性上不能含糊,无论什么理由,抄袭就是抄袭,不能多数票否决,行政也不能干预。这是尊重科学的问题。民主和行政权力都不能否定科学的鉴定。

    对于人的处理是另外性质。处理人要慎重,要综合考虑,尽量从轻。毕竟不能因为一篇文章,就否定一个学者25年奋斗的一生。现在社会舆论动不动就妖魔化人是错误的。尤其不能学美国,随便砸人饭碗。除非他全部成果都抄袭,没干过一点好事,且态度非常恶劣,反过来伤害无辜,打击报复,这样就只能加重处理了。

    在清查抄袭中要注意,全面总体评价一个人的学术水平,不能以一篇文章定终身。要给人家改正的机会,把消极因素变成积极因素。才能够缩小打击面,少牺牲人,教育团结大多数。否则,伤害的人太多,规范学术的斗争反而不能持久,搞得人心惶惶,成为内部斗争的工具,都不利于反对学术腐败斗争的健康发展。

    这样做也可防止有人利用规范学术,打击异己。在处理环节是应该综合考虑的。我认为,这才是本单位学术委员会所应该做的。

 

  第六,我自己被审查的体会:

    正确对待自己,对待组织,对待迫害自己的人

   

    黄庆先生呼吁真正的第三方,即社会舆论介入。我作为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,去年被人指认为揭发者(实际不是我),受到严重报复。有人动用极大财力人力,去北京图书馆详细核对我30年发表的1000篇文章。我自己统计是1500篇,可能有500篇内参和海外报刊,他们查不出来。那时没有网,这一篇篇地对证,也真难为他们了。查找之彻底,比文化革命审查阶级队伍还彻底。抄袭,一般按照连续雷同200个字以上才算,他们核对我一大本,一般是几十上百字,最短的只有21个字和 35个字。这样凶狠的打击报复,也够上编年史了。

    校学风建设委员会对我进行严格审查,以九比零作出没有抄袭的结论。我感谢委员会。从此我就有了评论他人与案例的话语权。

    我至今也不敢说自己完全没有抄袭。抄袭有许多情况,有时不是有意的,一不注意就失足。比如一个人写稿子送朋友,用他名字发表,以后万一忘了又以自己名字发表,就是抄袭了他。这有多冤枉啊!

    我愉快地接受学风建设委员会审查,和他们开些小玩笑,杨玉圣一个年轻人申斥我半天,我是诺诺连声。我痛痛快快回答质疑,不说假话。我知道天理昭昭。如果我在委员会提供假证明,会有天谴。我这人不怕人整,更不怕网络污蔑,那都是没有名字的鬼。作为人,自己心理没有鬼,也不会怕鬼。但我怕神,怕天道,怕天谴。

    我在委员会说,我不敢保证我没有抄袭,1500篇文章怎么记得住?我欢迎他们揭发,欢迎你们审查,尽管不太合法。有两方力量共同陷害我是明摆着的,至少应该先定那边的性,后审查我,怎么能一起审查一起处理?没有想到,这其实是他们捆绑处理的第一步。

    我说相信委员会,可以配合,查出来就认错。我1500篇文章,你查出10篇,我还有1490篇。我可以列出100个我的原创性观点,其中30个有积极的社会重大影响。相信你们会全面考察。

    如果有抄袭,我马上辞去院学术委员会主席,自请把教授降为副教授。有什么关系?我再发表,再申请教授,那里摔倒那里爬起来,这是我们自幼就懂得的道理。可惜,那些小晚辈不懂,他们享受改革开放这“历史最好时期”的好处太多了。学术队伍、专业水平高了,抄了外国许多东西,但道德和思想水平大滑坡,更加脱离中国实际了,这才是抄袭和腐败的根源。都是那些“跨世纪人才项目”和破格提拔,把他们宠坏了,不改造世界观怎么行?必然在考验面前栽大跟头。

   我们不能学那个阿Q,自己有疤不让人家说,或者叫做皇帝新衣。

   没有用的!凡是自己拼血肉得来的东西,永远就是自己的;凡是偷奸耍滑,投机取巧得来的,早晚要被人家拿掉。与其臭烘烘被人家拿掉,不如自己主动吐出来。

我校学风建设委员会认为我挺谦虚,其实我没有谦虚的品质,只是说实话,说话到位。于是我获得全体委员的肯定,也是大多数校内老师的肯定,许多人并不相信我发表1500万字,就查不出抄袭来。我的反对派也是有贡献的啊!
    我详细地研究了相关文件和案例,现在有资格作为“社会第三方”,协助教育部开展规范学术的工作。

 

第七.对黄庆教授的处理看法

 

   我呼吁,对人的处理要慎重,不要攻其一点不及其余,不要利用网络和舆论妖魔化当事人。

  定性要严格遵守定义和事实,不能有任何照顾和含糊。

  处理要宽,不能砸人饭碗。

  前提是认错,检查,不报复,不捣乱。

   我看黄先生态度还比较好。他不能接受这样的结论是可以理解的。他没有极力攻击揭发者动机,没有野蛮漫骂和诽谤,没有扩大事态绑架学校,在我看来已很好了。

   我相信第三方的抄袭定性,但应考虑:

    第一,追溯期的问题。

    2000年前发生的事情,应认定过了追溯期。我们对于学术不端的严肃处理,应从2004年教育部文件公布算。我们政法大学早算一年,2003年就有了自己的规定。以前发生的,定性不照顾,处理要从轻,因为他可能不懂,国家又没有要求,中国还没加入国际知识产权。有教授是法盲,我们不能不教而诛。

    第二,黄庆先生博士论文第四章,90%使用杨小凯的经济教材。

    他说抄教材不算抄袭,其实他只要在索引里面注一下就可以了。没有注,从主观角度可说是不知道,疏忽,注解不规范。黄庆应把这文章公布,让大家看看是如何使用的。如果是全文抄的,雷同太多,也只能认为是抄袭了。如果是夹叙夹议,有自己的理解和综合,也可以定为引注不规范。

    第三,有的报导不实,有妖魔化倾向。

    比如有一标题是“第四章被指认抄袭 90%”,就是夸大其辞。你只能够拿全文字数做分母,不能拿一章字数做分母。如果拿一段做分母,那么所有抄袭都是百分之百了。

    第四,黄庆教授抄袭部分占全文 7%,属轻微抄袭。

    有的学校对抄袭 50% 以上的东西都有争议,7% 可不算什么大问题。

    教育部文件没有规定什么叫抄袭剽窃,也没有数量标准。各学校有各自的解释。

    复旦大学有定义:引用他人著作不注明是抄袭,引用他人观点不注明是剽窃。

    现在听说有打假软件,就是查字。连续200字和其他文章一样,就是抄袭。如果抄199个字,改一个字,再抄199个就可以了。俗话说,天下文章一大抄,看你会抄不会抄。连抄都不会,让人家定为抄袭,也只能自认倒霉。

    抄袭多少算严重抄袭?复旦大学规定10% 以下是一般抄袭,25% 以上属严重抄袭。

    中国政法大学领导法学水平极高,什么都研究透了,大家可以看朱勇副校长的文章,真是世界一流。还有三个教育部学风建设委员会委员,新来的黄校长是副主任,副校长张保生是老资格处长下来的,经验极其丰富,杨玉圣办“学术批评网”,威名远震,名声在外。因此政法大学肯定是全国规范学术的样板,没有任何不作为的问题。

    研究生院对学生极其严格,3---10 % 一般抄袭,10% 以上严重抄袭,处分很严的!说不让毕业就不让毕业,学生闹也没有用的。非如此,就不能遏制学生中越来越严重的瀑布抄袭行为。

    根据以上理由,建议教育部复查,即使不能改变抄袭的结论,也可以成为从轻处理的依据。我建议给黄庆先生从轻处理:

1.博士学位不必取消,但他本人要有严肃的自我批评,退回由此得到的各种不当得利。

2.博士导师可以保留,停三年招生。

3.如其他成果足够,教授可以保留。如报教授时候有此文章,教授降为副教授。但不影响以后再晋升。

4.如果黄先生态度好,平时工作也好,行政职务可以保留,不必受此事影响。

 

   结束语

   面对高校各自为政和师生双重标准,腐败势力猖獗,教育部不能只是原则指导。你们不是有学风建设委员会吗,不要推卸责任啊!

马上定细则,明确各种定义。

马上规范校学风委员会的职能,规定各校必须引入第三方鉴定。按照法律,有利害关系的应该回避。广义上说,自己一个单位又要长期共事的人,都是利害关系者,都应该回避。关系到教师一生声誉,他会极力反抗,有觉悟的搞合法法律规避,没有觉悟的造假证明,拉选票,闹事,揭发本单位丑闻,绑架单位,打击报复他人,诽谤威胁甚至杀人,也不是不可能。

在本单位造成腐败,行政干预,内部矛盾,大家因此反目。

行政干预与滥用学术民主结合,祸患无穷!

大家在一个单位,这种涉及人家一生名誉的事怎么表态啊!因此在鉴定环节要社会第三方,三个机构,七名专家,双向匿名审理,提供的鉴定就是最后的定性意见。这可以避免内部矛盾,有科学定性和公平审理。

我呼吁高校有责任感的教师和媒体,动员起来一起参与,帮助教育部搞好这项清查学术不端行为的工作。让我们的学术共同体,从此走出纵容抄袭压制原创的死胡同,把我们民族的原创性,从腐败和抄袭中拯救出来。否则,我们的创新能力,和对青年一代的培养,就毁在市场机制和经济繁荣的“历史最好时期”了!

对于2009年底的教育部大检查,应公开进行,我们坚决要求教育部认真检查,把规范学术、反对腐败的斗争积极健康进行到底。否则我们将按照中央文件,向教育部问责!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.8.4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4143)| 评论(2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